Shubon
日記、音樂跟垃圾話。
 

我的麥克筆不見了,已經找了整整一個星期,一直想不起來我最後一次是在哪裡看到它、後面又把它放去哪了,於是寫杯寫EXP都只能用別人的筆,很不方便。

之前剛拿到筆的時候就被提醒過要好好保管,結果居然用不到幾個月就不見。
本來很排斥跟店裡的人講,但是自己沒法子加上也不能隨便買支筆來替代,今天上站前就只好硬著頭皮跟R說我的筆不見了、可不可以拿支新的,原本以為至少會被小念一下怎麼沒有好好收著,結果R只是小小聲說了一句「筆不見了啊⋯⋯」就先從圍裙口袋掏出她的筆給我叫我先上站然後等等幫我拿新的。

一開始我忘記今天有隨行卡記名買一送一的活動,被一個值班(但今天是R當班)念了一下沒看行銷手冊,後來把排隊的客人消化掉我就...

丟個BGM先。


第一次上假日早班全班,才真正知道店裡忙起來可以多忙。

下午被換去吧台還一度覺得獲救了,吧台可以專心做飲料,收銀卻不單單只是收銀啊,忙起來滿耗腦的。

三點晚值交班上站,一走過來就問我都還可以嗎,結果我做飲料做太專心根本沒注意到(這真的是我的大缺點),是值班撞了一下我的手臂有點哭笑不得地問說「欸問你還可以嗎?還是已經做到笑不出來了?」


剛開始很不習慣店裡夥伴的這種問法、像是:

「二樓還可以嗎?」
「那個客人還可以嗎?」
「裡面(水槽杯盤)還可以嗎?」

那時遇到這類問法的問題我都當場愣住,然後不知道該回答甚麼……
後來就只能自己轉換變成:

「二樓東西多嗎?廁所很亂嗎?」
「那個客人需要甚麼嗎?」
「有很多東西要洗嗎?洗不完嗎?」

久了之後聽到夥伴問我「還可以嗎?」反而就覺得滿安心的。
晚班夥伴上站先幫我巡了一圈吧台看有沒有甚麼物料要補、那時吧台有一陣子就只有我一個人,有點小忙,剛下完星冰樂要去擠鮮奶油時被一個拿著本子在記錄物料的夥伴問了還可以嗎,好像大家都知道我第一次站假日,滿感動的。

順帶一提,我補完物料要下班的時候值班經過我走出辦公室,悠悠地帶了一句:
「假日很忙齁?還可以嗎?妳昨天應該來的,昨天才是到晚上七點前都沒停過,觀光客超多,等你多做幾次假日就會超爽」
超級不懂XDDDDD爽屁喔XDDDDDD


昨天晚上回淡水時就知道自己狀況不太好,一切都沒有很嚴重但是就是小小的頭暈和喉嚨痛讓我很害怕隔天會在R前面做錯事,朋友安慰我說沒關係啊、R一定會提醒妳的,但我就是因為深知並且喜歡R很柔軟這一點才更不想在她前面犯錯啊嗚嗚嗚嗚,讓值班幫我退發票這種事我真的是很受不了。

因為很喜歡R所以會很不想在她面前做錯事,也會不自覺繃很緊(站一整天超有感、大腿內側非常緊繃),偏偏我又很常接她的站讓她去吃飯,所以就變成我有時(其實是每次啦)收銀大排長龍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R也會在隊伍中等著要點餐,意識到她正在看我我就會很緊張,忙亂的樣子常常被R看光光,好幾次閒下來後我心情都很低落,總是不自覺希望可以在R面前穩重一些(我那麼菜想都知道不可能啊幹)、但抱持這種想法的同時情緒負回饋也會很多。
總之現在變得很討厭幫R結帳,我寧願幫她做飲料,真的。

之前幫她做了一杯大杯冰焦糖瑪奇朵,做完拿給她看她拿著飲料離開吧外時就很有成就感。
後來下班我自己也去喝了一杯發現超棒的嗚嗚嗚,目前最喜歡的是茶密斯朵和焦糖瑪奇朵(香草糖漿壓一下、多焦糖醬)。


不多加油不行啊我。

R真的是個很美好的人。
很慶幸我被分配到這個門市,由衷感謝。

真正來到河岸門市之後發現它不如我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在錄取之前我只有看到門市大片面向淡水河的落地窗及寬敞的吧台;但觀光地區在旺季忙起來真的會讓人非常疲累、在這個時期即使作為一個新進PT、學習速度也要非常快,說不挫折是騙人的,我和其他店內的夥伴一樣都曾經在學習店內事務的過程想過無數次有關辭職的事情,但還好我仍然在這裡。

朋友可以平心接受「我喜歡R、而R與我同性」這件事且願意聽我傾訴所有少女心的大小事讓我很高興,很大的機率——我和R不會有朋友以上的結果,但如果能在我們相處的時間竭盡所能地了解R這個人,就也差不多了。

久久沒有上來,於是先說個大概。

7/26

ASK有好多會說故事的人,有時看著他們的回答,會忘記該如何去應對後台那些問題。

要怎麼回答才可以完整地把自己所想的都融入字句裡,而且又不枯燥。好難啊。

-

7/30

店長打電話説我交的資料有缺,被總公司退回了,所以今天又去了一趟淡水補齊。

反課綱的林冠華自殺了。
我的推特上沸沸揚揚,在這之前都不知道原來自己追蹤了那麼多繁中使用者,同時也不敢點開相比之下更吵的FB。

-

8/5

好想看新書,但是不能買,因為去淳久堂訂的《ラリルレ論》還沒來也還沒付啊……。

昨天上PTT時在八卦板看到一本別人推薦的書,有關集中營的事:《夜:納粹...

《關於筆友。》

這次可能會打很長一篇,因為這實在是困擾我滿久的(笑)。


在我交筆友(下面就稱她為兔子)之前我都是以Shubon這個名字闖蕩江湖的。


最開始知道兔子是因為兩年前看到她的fc2,那個時候我的社群網站還很單純,所以重心都在自己的fc2。

當時看到她的文章,我還以為她是大學生,因為她的文字成熟而且很有自己的個性,我幾乎是馬上就按下好友邀請,希望我和她之間可以有一點點的交集。

後來因為在fc2收到的好友邀請太多,讓她在這個平台覺得喘不過氣,所以鎖了一陣子,後來雖然有再開放,但是卻很少更新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在fc2貼了自己ASK的連結(那個時候她的ASK並沒有現在這麼熱鬧)。


意...

默默地關注了半年多、發現其實沒特別貴之後就買下來的Premium。


星期四晚上去聽了一場新書發表會。
雖然說是新書發表會、但實際上是三位資深編輯在談自己喜歡的雜誌。
三位編輯我都因為常看雜誌的關係常常看到他們的名字或文章,其中一位我更是看了他一年多的連載,所以怎麼樣都很想去看看。
本來中午看到消息的時候還想說如果沒有那本書怎麼辦、如果內容都是在談那本書怎麼辦⋯⋯等等的。

⋯嗯⋯其實也沒怎麼辦,下課之後我就抱著那一堆怎麼辦去了信義誠品。


三位編輯推薦的雜誌有一半是日文雜誌,其中也有我觀望很久的idea跟東京人,可以聽到比較深入的介紹我真的超激動(當然是在心裡激動啦www)
後來有一位編輯提到日文和中文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文字可以橫著讀也可以直著讀,所以在排版上就更活潑了,我一直沒發現這特點所以聽到的時候很驚訝。

讓我比較在意的是雜誌構成的部分,同時也討論到電子在這方面的缺點。
很多時候雜誌的視覺效果需要仰賴左頁及右頁的排版設計,不論是跨頁的圖片或是一頁是圖一頁是文字,在閱讀動線上這些都是很流暢、一體成形的(有圖片當例子會更好但是目前手邊沒有TT)
雖然在電子版上順序一樣,如果想看到左右頁同時呈現也只需要將螢幕倒放,但是那樣字會變得更小,
我自己在閱讀體驗這塊不願意妥協,所以我聽到這樣的說法時覺得很認同,如果看電子版需要一直倒放或是把字跟圖拉大,我寧願去買比較貴的紙本雜誌也不要這種破碎的閱讀體驗。

大概就是這樣,寫在這當MEMO忘記了就可以來看(*`へ´*)

© Shubo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