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bon
寝なければ終わる。
 

(我寫完回頭看才發現自己根本在亂寫,超級無厘頭的,也不知道稱不稱得上是日記。唉、熬夜每次都讓我看起來又笨又沒邏輯。)


法文的j'ai perdu是「我輸了」的意思,很奇特的發音,聽一次就忘了。

果然主修語言學的維克多好迷人啊,凌晨又忍不住再看一次,但還沒看完就想寫日記,日記寫一寫覺得自己全身髒兮兮根本寫不出甚麼好東西,洗澡的時候又突然想到我應該重辦一個吸吐來放這些murmur。

一個完全沒有過去影子的吸吐。

能不能持續更新是很難說啦,但我剛剛下載了iOS的app喔,在商店有夠難找(換手機後就再也沒有找到過(找到的都是一些奇怪的東西),得用網頁搜尋再連接到商店才找得到。...

家人的筆電買了近一個月都很少用、晚上想看影片借來用才發現居然連電都還沒充過,雖然很多設定我都幫忙弄好了,但可能還是不習慣用電腦吧。


前一陣子下載了Timehop想看看去年前年同期的自己發生了甚麼事、說了甚麼話,結果發現去年感冒好多次。

有一則去年一月的推文寫說從十月開始每個月都感冒、大大小小的很崩潰——我看到時心裡想說這樣都還能活著嗎?那時候到底是哪裡壞掉?

現在打起來覺得這樣的驚嚇有點好笑,但離職果然影響很大,說起來這個冬季感冒甚麼的一次也沒有呢。

雖然這陣子回家住除了飲食有較健康之外,其他生活方面的習慣很多還是沒改就是了。


晚上從淡水離開,下火車要走回家時打電話給柴犬報了...

之前因為擔心食量大的柴犬去吃平成十九會吃不飽,所以就算我已經吃了好多次都變成我的愛店了、也還是沒敢讓柴犬陪我吃,雖然真的很想這麼做。

這次終於藉著生日的名義去了。

「我是壽星!不管你吃不吃得飽那天你一定要陪我去吃平成十九!」
柴犬答應得乾脆,當下我反而心虛起來。

昨天我各種出包,原本捷運轉淡水線只要一站、但我沒仔細看所以坐錯方向,原本還想裝沒事等等下車趕快坐回去,電話裡柴犬一邊等我一邊聊天,過了幾分鐘之後突然問:
「啊你不是只有一站嗎?」
「呃⋯⋯對啊⋯但我坐錯方向了⋯」

後來又搞錯一店跟二店,真的進到店內坐下來時距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十五分鐘,真是對不起柴犬。

二店其實叫平成二九,也是我原本想帶柴犬去吃的,...

iPad太老,版本也很久沒有更新所以之前刪掉的Lofter不太敢載回來、只好用網頁,結果驗證也花了不少時間,不是驗證滑不過就是試太久逾時了,差點就要放棄(笑)

但五年也算是很久了,用了五年只有螢幕的一小部分觸控不靈,還是轉向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認真覺得蘋果超耐操。

在我高中拿到這台iPad之後表姐表妹分別在一年和兩年之後拿到了安卓的平板,一直到五年後她們的已經不堪用了,我還有心情用這台老古董在網頁版的Lofter打日記,雖然大概也是最後一次就是了。


明明還有個弟弟,我卻感覺像個獨生女一樣被寵著,在這個歲數可以拿到來自父母貴重的生日禮物,心情有點複雜,對於即將到來的22歲生日,忐忑。

有點奇怪的忐忑,不如說有點欠揍⋯⋯?

雖然這篇日記能見率大概很低,總之還請看到的人別笑我。

即使今年已經拒絕了很多東西,即使這樣,也還是深刻意識到自己擁有的太多,想起在2017年尾也意識過這件事,許下了18年要好好珍惜那些舊的東西,並與它們一起在運勢最低的22歲共患難。

希望今年就破生日這一次戒就好了,抱著新的iPad跨越一個更長的五年或是十年,這麼期許著。

今年也用八字看了運勢(實在很老派),22歲的運勢低到驚人,往下拉到81歲,居然沒有比22歲更慘的。雖然不知道準不準,但如果真是這樣我大概也不意外,因為一直以來⋯⋯算是滿順遂的吧。

前幾個月的日記看起來好像很慘,對不起,其實沒有,只是笨蛋的離職撞牆期而已,真想全都刪了。

晚上終於去了心心念念很久的湳雅夜市,和柴犬約了一個過早的時間,剛進夜市時還覺得奇怪怎麼星期五的晚上沒什麼人,又有一點竊喜,結果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但果然還是非觀光的夜市好啊。

離淡水最近的夜市是大名鼎鼎的士林夜市,一開始我也是很雀躍地在逛的、真的。

只是慢慢發現每個攤販都很貴、重複性很高、也不怎麼好吃之後就有點心灰意冷,最近去幾乎都不會花錢了,其實滿掃興的。

非觀光的夜市逛起來就自在很多,晚上還難得在夜市吃飽喝足,還轉了扭蛋跟夾娃娃機,拿到喜歡的柴犬達摩玩偶,回家還忍不住一直拿起來揉捏,非常滿足。

食量很大的柴犬也吃飽了,原本還想拉著他去吃關東煮,高中住校的時候常常翹晚自習去吃。

大概因為是翹課去吃的關係,想起來就覺得特別好吃。

板橋啊,大概也是因為高三的時候覺得班上很吵,常翹課去公立圖書館看書的關係,在想像中變得非常美好,假日不知道該幹嘛的時候搭公車來這邊閒晃都心滿意足。

BGM是cero/大停電の夜に、聽一聽好想睡啊。


沒有在對的時間見面也是虛度啊。

晚上的時候前室友先問我能陪她說說話嗎,然後打給我。
一接起來我想說這哭的好慘啊,願意打給我這個一年沒見還冷漠得要死的朋友真的讓我很感動。
細節也不太重要,好好陪伴了她半小時之後就結束通話,

心裡覺得很空虛。
於是開始翻起她的推特和我的。

雖然不確定自己是為什麼會成為她在痛哭失聲的時候打電話的對象,但翻一翻她的推特,發現好像她身邊的人給的實質情緒回饋都很少、有的話多半都是負面甚至是遷怒,想想可能是我們還住在一起的時候有些事我都毫不保留地依賴她,又很習慣向同性友人撒嬌的關係吧。

從那通電話好像可以知道她在任何一段關係中都是用力在付出的,不付出會死,像是為了自己喜歡的在乎的人在活一樣,只需要得到一點點討好或讚美...

我覺得自己好沒用,為什麼好多事情都可以被我輕鬆搞砸,明明知道不能做還是會去做,把事情推向一個不可收拾的境界之後,覺得自己很沒用。
我覺得我好沒用,大概是清潔大隊也不收的保麗龍,被困擾又嫌棄地拿著。
這樣的時候也失眠,黑暗大概也不要我,在夜晚與白天的交界覺得自己超級沒用。

12月了。


如果說離職前的生活是瘋狂的向外延伸,現在的步調大概就是慢慢收回、徐緩地將意識、專注力像聚焦那樣定在自己身上。

這半個月我自覺過得非常失落,就像生活一下子被拔掉重心一樣,常常覺得心空空的。

明明我該讀書、明明有一堆想做的事、明明知道不把握時間不行。

但是動不起來,只是腦袋一直轉,亂糟糟。

我在想這樣的失落感是不是也是社會化的一環,可能是沒辦法接受自己無法兼顧這件事、或者我只是太敏感以至於將自己拖進一個過快的漩渦、又或者河岸實在是一個太像家的存在。


已經沒有辦法再向外了,所以去了淳久堂一本書一本雜誌也沒買。

電影只看是枝裕和。

手邊的書只看《陰翳禮讚》,沉靜而緩...

「一個⋯墨西哥莎莎醬牛。」
「啊!今天沒有莎莎醬、不要生氣嘿!」

比起在家睡到天昏地暗的日子,還是出門比較好。
大學城的攤車吐司第一眼看到的時候其實覺得有點貴,但老闆太活潑了,好像跟他說話就可以把自己跟這個環境連結起來一樣,吐司的份量也剛剛好,買了第一次之後便常常報到。

已經快要進入12月了,今天的氣溫居然還有28度。
早上起了大霧、誤判穿了長袖結果到中午下課根本穿不住、只好回家換上七分袖。
對於這種不像冬天的氣候、不想認輸啊。
空氣好像也有點糟,眼睛一直有浮腫的感覺、不太舒服。


今天的復健也短短的,附上最近早上常播的歌吧。

申請了Ameba但用不習慣,點開app都只有看看別人的文章就又退出,好像對這個平台還放不開。
忙碌之後很少寫日記或是生活的紀錄,幾乎都用推特,感覺失去很多對文字的掌握能力,表達也有點力不從心,這陣子大概算是復健吧(笑)

Apple music最近推薦的歌單越來越搖滾,實在有點消化不了,於是又開始聽起Youtube的歌單。

七尾旅人可以把意識帶到好遠的地方,可惜手機螢幕一直要亮著、實在很掃興。

我的麥克筆不見了,已經找了整整一個星期,一直想不起來我最後一次是在哪裡看到它、後面又把它放去哪了,於是寫杯寫EXP都只能用別人的筆,很不方便。

之前剛拿到筆的時候就被提醒過要好好保管,結果居然用不到幾個月就不見。
本來很排斥跟店裡的人講,但是自己沒法子加上也不能隨便買支筆來替代,今天上站前就只好硬著頭皮跟R說我的筆不見了、可不可以拿支新的,原本以為至少會被小念一下怎麼沒有好好收著,結果R只是小小聲說了一句「筆不見了啊⋯⋯」就先從圍裙口袋掏出她的筆給我叫我先上站然後等等幫我拿新的。

一開始我忘記今天有隨行卡記名買一送一的活動,被一個值班(但今天是R當班)念了一下沒看行銷手冊,後來把排隊的客人消化掉我就...

丟個BGM先。


第一次上假日早班全班,才真正知道店裡忙起來可以多忙。

下午被換去吧台還一度覺得獲救了,吧台可以專心做飲料,收銀卻不單單只是收銀啊,忙起來滿耗腦的。

三點晚值交班上站,一走過來就問我都還可以嗎,結果我做飲料做太專心根本沒注意到(這真的是我的大缺點),是值班撞了一下我的手臂有點哭笑不得地問說「欸問你還可以嗎?還是已經做到笑不出來了?」


剛開始很不習慣店裡夥伴的這種問法、像是:

「二樓還可以嗎?」
「那個客人還可以嗎?」
「裡面(水槽杯盤)還可以嗎?」

那時遇到這類問法的問題我都當場愣住,然後不知道該回答甚麼……
後來就只能自己轉換變成:

「二樓東西多嗎?廁所很亂嗎?」
「那個客人需要甚麼嗎?」
「有很多東西要洗嗎?洗不完嗎?」

久了之後聽到夥伴問我「還可以嗎?」反而就覺得滿安心的。
晚班夥伴上站先幫我巡了一圈吧台看有沒有甚麼物料要補、那時吧台有一陣子就只有我一個人,有點小忙,剛下完星冰樂要去擠鮮奶油時被一個拿著本子在記錄物料的夥伴問了還可以嗎,好像大家都知道我第一次站假日,滿感動的。

順帶一提,我補完物料要下班的時候值班經過我走出辦公室,悠悠地帶了一句:
「假日很忙齁?還可以嗎?妳昨天應該來的,昨天才是到晚上七點前都沒停過,觀光客超多,等你多做幾次假日就會超爽」
超級不懂XDDDDD爽屁喔XDDDDDD


昨天晚上回淡水時就知道自己狀況不太好,一切都沒有很嚴重但是就是小小的頭暈和喉嚨痛讓我很害怕隔天會在R前面做錯事,朋友安慰我說沒關係啊、R一定會提醒妳的,但我就是因為深知並且喜歡R很柔軟這一點才更不想在她前面犯錯啊嗚嗚嗚嗚,讓值班幫我退發票這種事我真的是很受不了。

因為很喜歡R所以會很不想在她面前做錯事,也會不自覺繃很緊(站一整天超有感、大腿內側非常緊繃),偏偏我又很常接她的站讓她去吃飯,所以就變成我有時(其實是每次啦)收銀大排長龍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R也會在隊伍中等著要點餐,意識到她正在看我我就會很緊張,忙亂的樣子常常被R看光光,好幾次閒下來後我心情都很低落,總是不自覺希望可以在R面前穩重一些(我那麼菜想都知道不可能啊幹)、但抱持這種想法的同時情緒負回饋也會很多。
總之現在變得很討厭幫R結帳,我寧願幫她做飲料,真的。

之前幫她做了一杯大杯冰焦糖瑪奇朵,做完拿給她看她拿著飲料離開吧外時就很有成就感。
後來下班我自己也去喝了一杯發現超棒的嗚嗚嗚,目前最喜歡的是茶密斯朵和焦糖瑪奇朵(香草糖漿壓一下、多焦糖醬)。


不多加油不行啊我。

R真的是個很美好的人。
很慶幸我被分配到這個門市,由衷感謝。

真正來到河岸門市之後發現它不如我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在錄取之前我只有看到門市大片面向淡水河的落地窗及寬敞的吧台;但觀光地區在旺季忙起來真的會讓人非常疲累、在這個時期即使作為一個新進PT、學習速度也要非常快,說不挫折是騙人的,我和其他店內的夥伴一樣都曾經在學習店內事務的過程想過無數次有關辭職的事情,但還好我仍然在這裡。

朋友可以平心接受「我喜歡R、而R與我同性」這件事且願意聽我傾訴所有少女心的大小事讓我很高興,很大的機率——我和R不會有朋友以上的結果,但如果能在我們相處的時間竭盡所能地了解R這個人,就也差不多了。

久久沒有上來,於是先說個大概。

7/26 日

ASK有好多會說故事的人,有時看著他們的回答,會忘記該如何去應對後台那些問題。
要怎麼回答才可以完整地把自己所想的都融入字句裡,而且又不枯燥。好難啊。

7/30 木

店長打電話説我交的資料有缺,被總公司退回了,所以今天又去了一趟淡水補齊。

反課綱的林冠華自殺了。
我的推特上沸沸揚揚,都不知道原來自己追蹤了那麼多繁中使用者,也不敢開相比之下更吵的FB。

8/5 水

好想看新書,但是不能買,因為去淳久堂訂的《ラリルレ論》還沒來也還沒付啊……。

昨天在八卦板看到一本別人推薦的書,有關集中營的事:《夜:納粹集中營回憶錄》,說是本看了會...

《關於筆友。》

這次可能會打很長一篇,因為這實在是困擾我滿久的(笑)。


在我交筆友(下面就稱她為兔子)之前我都是以Shubon這個名字闖蕩江湖的。


最開始知道兔子是因為兩年前看到她的fc2,那個時候我的社群網站還很單純,所以重心都在自己的fc2。

當時看到她的文章,我還以為她是大學生,因為她的文字成熟而且很有自己的個性,我幾乎是馬上就按下好友邀請,希望我和她之間可以有一點點的交集。

後來因為在fc2收到的好友邀請太多,讓她在這個平台覺得喘不過氣,所以鎖了一陣子,後來雖然有再開放,但是卻很少更新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在fc2貼了自己ASK的連結(那個時候她的ASK並沒有現在這麼熱鬧)。


意...

默默地關注了半年多、發現其實沒特別貴之後就買下來的Premium。


星期四晚上去聽了一場新書發表會。
雖然說是新書發表會、但實際上是三位資深編輯在談自己喜歡的雜誌。
三位編輯我都因為常看雜誌的關係常常看到他們的名字或文章,其中一位我更是看了他一年多的連載,所以怎麼樣都很想去看看。
本來中午看到消息的時候還想說如果沒有那本書怎麼辦、如果內容都是在談那本書怎麼辦⋯⋯等等的。

⋯嗯⋯其實也沒怎麼辦,下課之後我就抱著那一堆怎麼辦去了信義誠品。


三位編輯推薦的雜誌有一半是日文雜誌,其中也有我觀望很久的idea跟東京人,可以聽到比較深入的介紹我真的超激動(當然是在心裡激動啦www)
後來有一位編輯提到日文和中文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文字可以橫著讀也可以直著讀,所以在排版上就更活潑了,我一直沒發現這特點所以聽到的時候很驚訝。

讓我比較在意的是雜誌構成的部分,同時也討論到電子在這方面的缺點。
很多時候雜誌的視覺效果需要仰賴左頁及右頁的排版設計,不論是跨頁的圖片或是一頁是圖一頁是文字,在閱讀動線上這些都是很流暢、一體成形的(有圖片當例子會更好但是目前手邊沒有TT)
雖然在電子版上順序一樣,如果想看到左右頁同時呈現也只需要將螢幕倒放,但是那樣字會變得更小,
我自己在閱讀體驗這塊不願意妥協,所以我聽到這樣的說法時覺得很認同,如果看電子版需要一直倒放或是把字跟圖拉大,我寧願去買比較貴的紙本雜誌也不要這種破碎的閱讀體驗。

大概就是這樣,寫在這當MEMO忘記了就可以來看(*`へ´*)

© Shubo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