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bon
寝なければ終わる。
 

12月了。


如果說離職前的生活是瘋狂的向外延伸,現在的步調大概就是慢慢收回、徐緩地將意識、專注力像聚焦那樣定在自己身上。

這半個月我自覺過得非常失落,就像生活一下子被拔掉重心一樣,常常覺得心空空的。

明明我該讀書、明明有一堆想做的事、明明知道不把握時間不行。

但是動不起來,只是腦袋一直轉,亂糟糟。

我在想這樣的失落感是不是也是社會化的一環,可能是沒辦法接受自己無法兼顧這件事、或者我只是太敏感以至於將自己拖進一個過快的漩渦、又或者河岸實在是一個太像家的存在。


已經沒有辦法再向外了,所以去了淳久堂一本書一本雜誌也沒買。

電影只看是枝裕和。

手邊的書只看《陰翳禮讚》,沉靜而緩慢地閱讀,如同清晨的冷光。

晚上靜坐了一下,感覺不重要的思緒少了一些,我回去看那些散落各處的兩年前我寫的文字,那時候明明是這麼地心如止水,光是生活就可以寫出一大篇現在根本寫不出來的文字,視覺以外的所有感知是那麼精準而敏感。

兩年後這些都鈍得不能再鈍,沒有直覺、沒有乾淨的思緒。

好像整理一個太多回憶的房間、全身都是灰塵卻對這些舊物無能為力,回想起來還覺得空白。




雨下了一整天,上完課回到家的時候整個房間都是冷的,說不定今年冬天真的只能靠冷氣團了。

買了義美的巧克力碎片餅乾,很好吃。

评论
© Shubon/Powered by LOFTER